<output id="r6q4d"></output>

  • <th id="r6q4d"><video id="r6q4d"></video></th>
    <strike id="r6q4d"></strike>

      <th id="r6q4d"><option id="r6q4d"></option></th>
      <code id="r6q4d"></code>

      您的位置:名人家教 > 正文返回名人家教列表

      喬冠華的夫人龔澎 不給孩子們講“大道理”

      時間:2010-11-19 09:32:27  發布人:省編輯   閱讀:7361

       

      10月27日上午,費了很多周折,記者在北京亦莊一個單位見到龔澎和喬冠華的女兒喬松都,今年53歲的喬松都看上去長的很像喬冠華,此時你似乎能從她的臉上找到媽媽的影子。

       

      在她現在單位的會客室我們找一處對角的沙發坐下,手里托著自己撰寫2008年出版的40多萬字的回憶錄《喬冠華和龔澎——我的父親母親》,她講起自己的媽媽,講起媽媽的心愛——她和哥哥……

       

      龔澎(1914-1970),安徽合肥人,喬冠華妻。1935年就讀于燕京大學歷史系,1938年到延安,在晉東南八路軍總司令部擔任過彭德懷的秘書。1940年底到重慶,曾任周恩來的秘書兼翻譯、《新華日報》記者、中共中央南方局外事組組長。1947年創辦中國共產黨第一份外文雜志《中國文摘》。解放后,是新中國外交部第一任新聞司司長,外交部部長助理,杰出的外交家。

       

      喬冠華——新中國第四任外交部長,杰出的外交家。他才華橫溢,被毛澤東稱之為“南北二喬”的“南喬”(北喬為胡喬木)。

       

      以身教者從”樹立在孩子們心中的完美

       

      “年輕時的媽媽很美,爸爸說,媽媽的眼睛像兩泉清澈的葡萄酒,第一次望見,他就醉了。從此后,他們守望了一輩子?!?/span>

       

      松都回憶說,1914年10月10日,她出生在日本東京灣最大的港口城市橫濱一位追隨孫中山的革命志士家里,在家里排老二。姥姥、姥爺先是為母親取名“慈生”(又名慶生);母親在學生時代改用“維航”;參加革命后,因敬仰革命先烈彭湃又更名為“龔澎”。

       

      1937年初夏,母親在燕京大學畢業后回到上海,已加入共產黨的她在母校圣瑪利亞女中教地理課,并以此為掩護,在上?;浇虒W生團體聯合會(簡稱上海聯)進步學生中開展地下黨活動。

       

      11月11日,上海淪陷。經深思熟慮后,母親和幾個燕大同學一起奔赴延安。

       

      母親受過當時中國最好的教育,有溫馨的雙親和家庭,有穩定的收入和工作,也沒有被逼婚和逃婚的事,她完全有條件選擇另一條道路,繼續在上海教書,守護在父母身邊,將來嫁人過一種更為安逸的日子;作為燕大歷史系的高才生,她也可以選擇出國深造,做一名研究歷史的學者,可是她卻偏偏放棄了原本屬于她的一切,選擇了讓現代人無法理解的艱辛坎坷之路。母親后來說,在燕京參加了地下黨以后就有了一種責任感。當時有很多秘密文件需要及時銷毀,為了確保安全,她能跑到離燕京更遠的京郊去處理文件。一個女孩子參加了革命,就什么都不怕了。

       

      到了延安,媽媽過了生活關。期間,她給毛澤東當過英文翻譯,后來有緣在晉東南八路軍總部朱德總司令那里當秘書。每當提起“太行”,母親的神情總是非常振奮。記得小時我在練鋼琴時,母親常常讓我彈奏《游擊隊之歌》,一遍又一遍總是聽不厭。

       

      1940年在重慶時,母親除了擔任周恩來的外交秘書兼翻譯外,還是代表團的新聞發言人,每天都要和很多外國記者打交道。在周恩來的領導下,母親勇敢機智地周旋在各國記者們中間,利用一切機會做工作。

       

       王安娜是父母親的老朋友,她在《中國,我的第二故鄉》一書中寫道:“聰明的龔澎,她就像畫中的美人。在外國記者中,龔澎很受歡迎?!币晃辉趹饡r重慶工作過的中國記者回憶說:“八路軍辦事處一直是我向往走向革命的大門……做記者跑新聞之后,我曾得到一個機會去采訪周恩來舉行的中外記者招待會。國共合作之前,國民黨稱共產黨為‘共匪’……但是這些宣傳卻起了反作用。在這次記者招待會上,我第一次見到周恩來。他好像和每個人都很熟,對我這個新面孔也報以熱情的微笑。緊跟在他后面步入會場的,是大家早已熟知的周恩來秘書龔澎女士。龔女士不僅年輕貌美,而且很有風度。她當時穿著一件旗袍,坐在椅子上,坦誠地注視著大家,引得在場的中外記者不住地打量著她。加上龔澎能說一口地道的英文,交相輝映,是典型的美與革命結合的化身。按照國民黨的說法,她是一個女匪,但這樣的女匪實在可敬可愛?!?/span>

       

       媽媽為人光明磊落,一身正氣,國際友人愛潑斯坦在談到母親時說,她的個人魅力的確是吸引人的一方面,但是更多的是外國記者可以從她那里聽到許多真話。

       

      媽媽的英文非常好,據同是外交官夫人的張穎回憶,在重慶時期,“龔澎中文很好,英文更好。我看她不停地直接就在打字機上出英文稿,十分羨慕地贊嘆:你真了不起,怎么看著中文就打出英文了呢?”

       

      1943年11月,媽媽和爸爸這對在當地被公認的“才子”“佳人”,終于在重慶由相識、相知到相愛。毛澤東于重慶談判期間稱他們是“天生麗質雙飛燕,千里姻緣革命牽”!為了方便他們的生活,周恩來特地在曾家巖50號三樓騰出一間辦公室給他們住。1944年秋,媽媽生下第一個孩子,取名喬宗淮,滿月后,媽媽和爸爸因為工作緊張,常把哥哥留在“周公館”,由同志們包括周恩來、鄧穎超夫婦幫忙照看,哭了抱,餓了喂,忙得不亦樂乎,中共代表團的工作人員都說哥哥這個“仔仔”命大福大。

       

      1949年新中國成立,媽媽是新中國第一代女外交家、外交部首任新聞司司長,是外交部建部44年后任期最長的司長,直到她1963年升任部長助理為止。

       

      媽媽對我們溫文而雅與“堅定不移”并存

       

      松都說:媽媽是非常重感情的,但她卻又是一個原則性很強的人,在她身上是溫文而雅與“堅定不移”并存。

       

      父母都喜愛音樂,喜歡聽古典音樂,喜歡肖邦的《軍隊波羅乃茲》等。我6歲時,爸媽選擇讓我學鋼琴。在我學之前,媽媽先給我講了一個故事:有一個貧窮的孩子從小就失去了母親,當木匠的父親帶著他生活清苦。有一天,這孩子發現附近教堂發出美妙的聲音,跑去看后見有人在一架鋼琴上彈奏樂曲。他從此天天去聽,并且請求父親說:‘我要學琴?!赣H沒有說話,一個月后送他一件禮物:老木匠親手做的一架沒有聲音的木鋼琴。這孩子從此每天跟著教堂里的琴聲練琴,細心聽節奏,拼命練指法,終于有一天被允許在真正的鋼琴上彈奏,以高超的技藝把周圍的群眾都震了。以后,這個孩子在一次鋼琴大賽中獲得了一等獎。

       

      以后,媽媽和爸爸節衣縮食為我買了一架舊鋼琴。

       

      從此,每天放學回家我就練琴,開始每天半小時,以后每天一小時,一分鐘也不能少。那時,我是一個調皮的小孩子,當我不想練琴的時候,就用兩只腳“彈琴”。媽媽卻不生氣,照樣耐心地輔導我。但是有一點,她規定的作業一點也不能少。

       

      媽媽那雙會說話的大眼睛有一種含而不露的威嚴。但是她和爸爸一樣從不給我們講大道理,而是步步引導,讓你明白道理本身。一次,媽媽的一位從事音樂的老朋友黎叔叔帶著孩子來我家做客,因為剛剛失去妻子,黎叔叔很苦悶。爸爸媽媽要開導他,讓我陪叔叔的孩子玩。我當時正在讀書,顧不上和那孩子說話。媽媽無奈把小姑娘叫到自己身邊,問長問短,夸她很漂亮。在叔叔帶著她要離開時,媽媽特意吩咐我陪他們走一段。送走客人后,媽媽說:“這小朋友的媽媽剛去世,我們應該關心她,給她溫暖?!币娢也徽f話,媽媽的眼光柔和了許多,她說:“不過,你后來就做得很好,一直把客人送到樓下,還和他們聊天,說明你對人還是有禮貌也很熱情的?!眿寢尵褪沁@樣,從不當著客人的面批評你。

       

      我哥哥和媽媽能談得很深,哥哥小時侯和媽媽就很像朋友。

       

      讓孩子們的生命底色充滿陽光

       

      “1954年和1960年,母親兩次出席日內瓦會議,1964年跟隨周恩來總理出訪亞非14國,擔任新聞組長和首席發言人。每當總理接見記者時,母親都用簡短的語言介紹出客人的背景和政治態度,使總理很快就掌握了情況。周總理有時候讓母親坐到他的車里,一路走一路與母親談工作?!?/span>

       

      松都從沙發上直起身來,接著說:正當母親的事業蒸蒸日上時,1966年文革來臨了。母親父親遭到了批判。母親在被批斗時還要爬上6樓打掃廁所,她常常坐在樓梯上休息,此時她的健康狀況迅速惡化。但是,媽媽很堅強,那時我們家被抄了兩次,被抄的第二次,在門前刷的大標語前,媽媽讓我們貼上毛主席語錄,勇敢,堅定,沉著……并照相留念。在我們面前,媽媽很樂觀,她對我說,我給你爸做了一套棉衣棉褲,如果我們不能繼續做外交工作就全家到鄉下去,我和你爸可以在農村教書。只要咱們全家還在一起就是幸福的!

       

      在那段時間,媽媽一次次挨斗,回到家里都非常平靜。用她的話說,她是希望給孩子們永遠陽光明媚的日子。1967年除夕夜,快12點了,爸爸才攙著媽媽回來,媽媽還是什么話都沒有,沒有任何抱怨。見我正彈琴,讓我彈一首《國際歌》,說:“老喬,過來聽聽《國際歌》。兩個人站在門邊聽著我彈《國際歌》,聽后,說:“好了,休息好了,我們繼續戰斗?!眱蓚€人很平靜地回了自己的房間。

       

      后來,媽媽病重,已很虛弱,哥哥不得不從農村回北京照顧媽媽。那時侯,他用自行車帶上媽媽送到公交車上,再拼命騎車到媽媽下車的公交站接上媽媽,送她到單位上班。下午媽媽下班再這樣接上,從中,他體會到了媽媽的忍辱負重和與眾不同。在那些和媽媽在一起的日子里,從革命搖籃里長大的哥哥懂得了什么叫責任,為什么要這樣擔當。這為他后期的成長奠定了基礎。

       

      1970年母親去世,哥哥喬宗淮考進中科院力學研究所讀研究生,1982年獲碩士學位。1983年喬冠華去世以后,哥哥曾在新華社香港分社工作,以后任過多國大使,曾任常駐聯合國日內瓦辦事處和瑞士等國際組織代表。2001年8月任外交部副部長,現在國務院參事室工作。

       

      而松都,因為總難以走出媽媽、爸爸所給予她的充滿陽光的記憶,從2000年開始,就投入精力做回憶錄《喬冠華與龔澎——我的父親母親》,到有關檔案館收集資料,回到家里,要帶孩子做飯,還要整理資料,逢年過節就去到媽媽、爸爸曾經工作過的地方走訪友人。當記者問她:“你寫了四十多萬字,經歷了怎樣的艱難困苦?”她感到不可思議,她說:“媽媽是我人生最好的老師,給了我最好的教育,而最好的教育是無聲的。整個采訪寫作的過程,是我最幸福的一段時間,我感到我還在爸爸媽媽身邊,在那一段充滿陽光的日子里?!?/span>

       

       

      上一篇:愛因斯坦的鏡子 下一篇:勤勞是成功之母
      • 本文最近訪客
      • 黃慶洋

        2019-04-03

      已有 0 條評論,共有 0 人參與,點擊查看

      網友評論:

      游客

      WWW.1435H.COM